疫情冲击影视产业 魏德圣找出路

摘要:但魏德圣说这次的疫情,反而让他看到新希望。另外他也提到,希望在疫情之后,政府可以重新思考、该如何振兴影视产业,给产业一点投资的信心。

台北市 / 综合报导

华视会客室单元,在疫情期间,影视产业可以说是从「天堂跌到地狱」就怕密闭空间增加感染风险,很多人都不敢去电影院,也让影视产业停摆,全球的剧组、也处于停工状态,这对台湾导演魏德圣来说,冲击也相当大,他的「台湾三部曲」还在进行中,但剧组动不了,连筹措资金都被迫中止。但魏德圣说这次的疫情,反而让他看到新希望。因为平常会飞来飞去的同事或合作伙伴,现在大家反而有机会可以坐下来好好讨论。另外他也提到,希望在疫情之后,政府可以重新思考、该如何振兴影视产业,给产业一点投资的信心。

海角七号,七封日文手写信,串起台日一段,大时代之下,小人物的无奈,透过乐团主唱,将台湾年轻人的,失落与失意,传达给银幕前面的所有观众,海角七号总票房高达5亿,导演魏德圣更被视为是带起国片风潮的推手之一。

而他当完导演也担任监制,掀起一阵棒球热,球衣场景,看到电影,仿佛就回到日据时代,魏德圣搜集资料,参与剧本,忠实还原嘉义农林高校一群棒球选手,用球棒带领台湾,闯进日本甲子园的故事。

当过导演当过监制,魏德圣更了解,台湾的电影产业一路走来有多么艰辛,2019年底的新冠病毒疫情,更是一记重击。

请问魏导就您的观察,疫情对电影业最大的影响,在哪些层面呢?

魏德圣说:「那这个疫情也会让电影,当然就开不了啦,因为没有办法上戏院嘛,那久而久之,观众也会习惯嘛,我觉得这个是,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未来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再回流也会有限,观众再回流也会有限,也就是说,原本我预计大概20年后,可能就没有电影院了,可能就是电影的形式,会用另外一种形式存在,而不是用电影院的形式,那这波疫情会让我觉得,好像10年之内,大概电影院就会慢慢地,消失了这样子。」

对电影工作者而言,最绝望的,莫过于电影院逐渐凋零,疫情让大部分的人,对电影院止步,甚至让拍摄作业停摆,影视产值巨幅下滑,但在黑暗当中,魏德圣还是看到了一丝曙光。

因为您除了是导演,也是电影公司的创办人,所以在这个疫情期间,您怎么带领同仁,度过这个疫情的?

魏德圣说:「不敢说带领,其实这是一个,很无力感的过程,那怎么带领也只能等啊,只能等待啊,那等待的时候反而是,大家有一种,缓了一口气的感觉,反而可以重新思考重新制表,重新地再去想一下说,还缺什么什么不对了,什么要换了,什么要修了这样子,大概反而给自己一个喘息的空间,疫情的原因,很多本来,可能要忙这个要跑那个,跑东跑西的人,都跑不动了,都没地方跑了,只能待在这里,待在这里,开会开会开会,反而大家互相激荡,能够产生更多火花。」

只是停下了为作品剧组,操劳的脚步,产业的未来,碰到的难题却更清晰,电影市场萎缩,甚至有消失的可能性,但网路的出现,让OTT串流平台兴起,改变观众收视习惯,进而形成能跟传统影视公司分庭抗礼的势力。NETFLIX网飞,爱奇艺等等,台湾观众耳熟能详的平台,从欧美到亚洲无一不在努力,要从家庭这个核心,为影视产业找到新动力,而台湾却开始跟不上脚步。

您说都是守,怎样反守为攻,有哪些方向是您觉得,可以试试看的,

魏德圣说:「我们能不能运用网路去思考,所以我们开始有计划,AIoT的时代,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个东西,创造属于我们新的时代,而且我们怎么创造新的时代,并且本质不要被改变,反而顺应这种媒体的概念,重新开发属于自己的机会点,那我们的网路平台在干嘛,我们的电视平台在干嘛,电视平台跟网路平台,这是可以产生新的效益的,一个机会点上面,为什么不自制,自制是我们的机会点,只有自制好的戏,台湾的影视产业的工作人员,才会有工作做,有工作做做得好,就会有观众。」

提高自制内容,品质跟数量,是魏德圣给OTT业者的建议,做得好就有观众,其实台湾OTT(影音串流)业者,努力也不少,Catchplay+、friday影音、Myvideo影音,选择性很多,更先后抢下例如,我们与恶的距离、做工的人等大戏的版权或播映权。其中Catchplay+更宣布,2022年起,每年要投资产制80到100小时的台湾原创作品,但光是业者内部竞争,想带领台湾影视产业起飞,魏德圣认为远远不够。

您提到非常重要,其实电视台因为这么多,所以大家现在要靠广告收入,是没有办法来维持一部戏的开销,一定要透过网路的平台,才能让戏有更多的回收的方式,那这个影视国家队,甚至一个OTT平台,是不是要有一个完善的,更强大的,代表台湾,以台湾为主体的OTT平台?

魏德圣说:「《做工的人》看的人口非常庞大,都是哪里人看的,80%、90%都是台湾人看的,外国人看得多不多,没那么多,《谁是被害者》也是一样,大部分都是台湾观众看的,既然台湾观众可以产生那么大的效应,为什么是我们,要去依附一个国际的平台,而不是我们自己组成一个联盟,做成一个平台,你用所有的交通的预算,什么什么所有的预算,你拨一小笔,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都很足够让它可以长得很漂亮,我觉得这个是一个,花小钱大回收的一个机会,我很希望我们的政府可以注意到。」

文策院董事长丁晓菁说:「具体的轮廓?跟文策院有关的是气,系统性投资补助加速年轻投资者对接市场,我看过非常多优秀的导演作品,透过短片拿到下一个机会差异很大,让冒出头的新秀,恨快速的眉合,透过工作方法的改变,透过资金的挹注,我方不像韩国好莱坞,但每一位创作者的热情,希望文策院成立一周年,可以让大家感受到1+1大于2,让我们一起面对,这个产业升级的一关,我们也希望新创团队继续来合作。」

魏德圣疾呼,台湾影视产业要组国家队,从平台内容输出,都要上下游整合,才能立足台湾放眼全球,文化部除了艺文补助,也成立文化内容策进会,期望统合国发基金,为影视产业市场注入活水,但即使有了平台跟内容。OTT产业在过去几年,一向是法律上的模糊地带,7月OTT专法草案出炉,但却引起了正反评价。

魏德圣说:「台湾的影视产业,算是在相对于一些电子产业,或是科技产业都是比较晚开发的,可是越晚开发规则越多,防弊走前面,为了兴利,但是防弊已经走在前面了,我无法兴利,你防弊都做了,你怎么兴利,不是说防弊不应该,但是当这些防弊的规则已经限制住了,这些兴利的,一个机会点的时候,怎么办。」

对法规提出建言,也希望未来产业可以根留台湾,给影视文化业者,更大的助力,不要各自孤军奋战,组一个国家队,魏德圣更认为,政府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让投资者可以安心投资,他也提议国家预算分配,可以再规划,台湾的影视产业要跟上世界脚步,从资金法律到结盟,缺一不可。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疫情冲击影视产业 魏德圣找出路》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波克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