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父兽弟乱人伦2】她隐忍只因「讲了没人理」 法院果然只信鬼父说法

摘要:小玫虽然曾把爸爸的骚扰行径告诉妈妈,但因没有确切证据,妈妈也不愿家丑外扬,所以并未报案。

本刊调查,智障者因表达能力不佳,在法律上极为弱势,这次若非怀孕,女生的爸爸、弟弟很可能全身而退,司法及社福单位皆应深刻检讨,加强保障弱势者的性自主权。

小玫虽然曾把爸爸的骚扰行径告诉妈妈,但因没有确切证据,妈妈也不愿家丑外扬,所以并未报案。身为智能障碍者,过去的经验告诉小玫,就算求助也没用,只会被贴上「乱说话」的标签,所以这次她选择隐忍。

此次遭受性侵,小玫也不敢乱说,直到老师发觉她的身体有点不对劲,腹部微凸,追问之下才知道事情大条,并立即告知小玫的妈妈。

妈妈及外公、外婆听说小玫遭性侵后十分震惊,外公、外婆甚至还直接上门找小玫的爸爸对质,刚开始爸爸坚决否认,辩称女儿胡说八道,为了确认小玫的身体状况,妈妈带著她去医院进行详细检查,结果赫然发现她已怀孕10周,也成了小玫遭性侵的铁证。

针对这起乱伦性侵案,法院一审认定爸爸性侵小玫3次、弟弟性侵2次,由于他们性侵的对象是智能障碍者,构成《刑法》加重强制性交罪,依1罪1罚原则,将爸爸判了3个7年徒刑、弟弟2个7年徒刑。不过,爸爸跟弟弟不服,上诉二审。

今年7月底二审宣判,法院认为,小玫在警局、地检署、法院的供词前后矛盾,对于自己遭性侵的地点、时间等细节,陈述不一,最后只认定爸爸性侵她2次,少判了1个7年徒刑,弟弟则维持原判,2人都是2个7年徒刑,至于到底要坐几年牢?将等全案定谳后,再由法官定出「应执行刑」,确定最后的刑期。

据统计,智障者遭性侵案的定罪率非常低,很难透过司法讨回公道。以本案为例,小玫一开始说自己分别在国小时期及外公、外婆出国时,各被爸爸性侵1次,但过没几天,又说记不清楚,再隔一段时间,她已通通不记得,只能表达「超过1次」,这次若非意外怀孕,爸爸及弟弟的罪行根本不会曝光。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鬼父兽弟乱人伦2】她隐忍只因「讲了没人理」 法院果然只信鬼父说法》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波克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