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内话】好想还能说谢谢

摘要:高中3年学费、住宿费是家长会帮忙付,三餐是自助餐店老板爱心赞助。5万多元手术费用是校长帮忙募款。手术后,妈妈来看我,却是为了申请保险金才来,十几万元理赔金她全拿走了。

高中时,我被打到流血才逃出来。妈妈气我遗弃她,不愿意帮我付学费。高中3年学费、住宿费是家长会帮忙付,三餐是自助餐店老板爱心赞助。我很认真,每天都在宿舍交谊厅念书到凌晨3、4点。但高二开始,我脑中的声音关不掉,例如超商听到的歌会一直在脑海反复。我只好到洗衣间读书,用窗外吵闹的车声阻挡那些反复的声音。精神科诊断为假性幻听,吃药好一些,但又变成头痛,甚至吃饭、走路到一半就睡著,详细检查才发现这些症状是因为脑下垂体长了肿瘤。5万多元手术费用是校长帮忙募款。手术后,妈妈来看我,却是为了申请保险金才来,十几万元理赔金她全拿走了。

跟妈妈的关系让我累积了很多压力,心病反映在身体上,我的颈部筋膜炎严重到要打针,止痛药吃到类鸦片等级。我大二休学,常住院,无法工作,法扶律师帮我提告遗弃。我想,是时候了,好好厘清彼此的责任。法院判决妈妈2年内每个月要付我1万元生活费。胜诉了,我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因为妈妈也受伤了。

从小,妈妈讲到外婆就会发怒,甚至尖叫。后来,我听外婆说:妈妈小时候生病,外公出门帮她买药,出了车祸,意外过世。外婆跟妈妈关系也不好,外婆或许认为外公的死是妈妈害的吧。外婆后来再嫁又生了一女,外婆栽培阿姨在美国读到博士,妈妈只念到五专。妈妈没被好好爱过,或许,也不懂得怎样爱我吧。她认为比起亲情,钱是更实际的存在。

今年6月,我又生病住院,做腰椎穿刺时我哭了,不是因为痛,而是没人在身边。护理师问:「妳家人呢?」我不想回答,一直以来,我都是自己一个人住院。

我跟妈妈现在已经没有金钱往来,偶尔讲电话,还是会吵架。其实,我好想跟她说:「妈妈,我永远是妳的女儿,妳可不可以爱我?」我有点怀念妈妈被法院规定得定期汇钱给我的那2年,她每次汇钱后会传来截图,我会说谢谢。这不是一个平凡的谢谢,至少,那是我们之间小小的一个连结。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心内话】好想还能说谢谢》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波克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