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勋专访3】他让偷渡客唱「茼蒿们同在一起」 拍广告练就台湾味幽默

摘要:林美秀原本是默默无名的舞台剧演员,因为喉糖广告被他打造成一线明星。问陈玉勋喜欢台北的哪里?

他擅长找出演员的幽默特质。林美秀原本是默默无名的舞台剧演员,因为喉糖广告被他打造成一线明星。林美秀说:「他不喜欢浮夸,而是自然,比如走路时不经意的碰撞。他喜欢的幽默感不是镜头上演出来的幽默,他觉得你太演,就会让你重复演,让你生活日常中不经意的喜感表现出来。」

问他怎么看待拍广告的这段时间,他自我质疑了起来:「有时候我会想,这段时间算浪费吗?如果那时我继续拍电影,现在会怎么样?」拍《热带鱼》的初衷是想刻划台湾人的真正面貌,也隐含社会批判。他提起电影上映那年,他参加温哥华影展认识同年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2人一起接受媒体采访,是枝裕和来台北还去他家玩。现在是枝裕和已成为擅于表现深度情感的国际名导。「如果我继续拍下去,会不会变得像他这样子?也不一定。」语调幽幽微微,听起来像是充满许多遗憾,「那个时代拍台湾电影没有钱,贫穷会限制想像力,久了,想像力就被缩住。」人生走到50岁,一回首,发现年轻时构思的种种故事,科幻的、奇幻的、武侠的,一个都没实现。

他曾想过一个摇滚青年在台北不得志跑去渔村跟阿伯阿姨组乐团的故事,但剧本还没写,《海角七号》就上映了。「后来发现越来越多电影正在拍世界暂停,人家想得到马上就做了,也不是抄你的。像诺兰的《天能》,我也想过类似的故事,但没有他那么厉害,他实在做得太仔细,我想的只是遥控器前进后退,但这20年都陆陆续续被人家拍掉。」

更多的焦虑,是死亡。他听到几个朋友心肌梗塞,有的被救回来,有的因此过世,不免幻想自己也可能心肌梗塞死掉。「很多事情想做没有做,怎么办?如果我很无能,那至少也把所有无能掏出来,我用尽了发现不行,那就没关系,总比要挂了才懊恼自己没做什么更好。」

爱做白日梦的老大雄,此刻重新拥有电影这个能实现心中所有幻想的哆啦A梦。《总舖师》里逃避现实的纸箱、《健忘村》的忘忧神器,乃至这次新作《消失的情人节》的世界暂停,电影的每一幕都像是哆啦A梦的道具。

我们在大楼楼梯间为陈玉勋拍照,外头路上的汽机车跟公车因为塞车而叭来叭去,整个台北盆地不知有多少人正为了青春理想而奔走,那像是《消失的情人节》里烦闷的日常。问陈玉勋喜欢台北的哪里?他点了根烟,想了许久,「台北有什么好喜欢的呢?」访谈让他有点疲倦,没多讲,香烟的烟雾飘在半空,一下子就消散了,像梦想,又像时间。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陈玉勋专访3】他让偷渡客唱「茼蒿们同在一起」 拍广告练就台湾味幽默》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波克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