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挑战郭德堡变奏曲 发掘巴赫纯粹之美

摘要:钢琴家郎朗下周将发行巴赫「郭德堡变奏曲」,挑战古乐。郎朗表示,这首作品充满纯粹的美,多年来始终放在心里不敢碰,但彻底理解之后,「我可以说我开窍了」。

(中央社记者赵静瑜台北28日电)钢琴家郎朗下周将发行巴赫「郭德堡变奏曲」,挑战古乐。郎朗表示,这首作品充满纯粹的美,多年来始终放在心里不敢碰,但彻底理解之后,「我可以说我开窍了」。

郎朗在接受中央社专访时表示,他一向勇于接受挑战,「郭德堡变奏曲」可以说是键盘乐器曲目里最出色、最有创造力,也是面向最多的一首,「它能让演出者尽情发挥,也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郎朗选择录制巴赫「郭德堡变奏曲」录音,也的确让乐迷眼睛一亮,看见郎朗挑战古乐的企图心。郎朗说,他早就想录音,但怕不正统,「这不像浪漫派作品可以凭感觉,我一直在酝酿。」

郎朗过去找钢琴家来讨论这首作品,但总不到位,「这两年我与德国古钢琴与大键琴演奏名家史戴尔(Andreas Staier)学习,感受到古乐的奥妙,每次到他家,我好像到了另一个时空。」

郎朗回忆,史戴尔家里全是古钢琴、大键琴,「这首乐曲中有当时的背景,也受宗教影响,乐曲充满敬畏之心与极度的孤独之心。」郎朗说,想像巴赫的小孩将近20名,家里就像一所学校,「特别吵的气氛里,巴赫却可以写出与当时环境反差这样大的作品,可见功力。」

郎朗说,巴赫这首乐曲中有许多变奏,展现他的作曲技巧,「但乐曲中除了音符,什么都没有标注,没有注明大小声,没有速度标示,越是这样的作品,越考验演奏家脑袋的知识储备量。」郎朗说,巴赫像是无所不能,曲中让音符千变万化,「这作品可以说是巴赫的小宇宙。」

相传巴赫「郭德堡变奏曲」是为了一名俄罗斯失眠外交家所写的乐曲,希望可以在他失眠时有音乐可以听,于是巴赫为他最爱的学生也是大键琴家郭德堡写了这首乐曲,甚至被后辈用来治疗失眠。

对于是否真可以治疗失眠?郎朗表示,他因为这两年都在钻研这首乐曲,经常也听著其他音乐家的录音,「我试过几次,这首乐曲真能让你睡,但是你会醒,醒来之后又会睡著,就像李奥纳多狄卡皮欧的电影『全面启动』,你会睡得很沉,但会一直做梦,就是这个意象。你不会真的睡得很实,但会很舒服。」

对于古乐曲是否一定要有古乐器演奏的大哉问,郎朗认为用现代钢琴演奏没有问题,「曲中像第6个,第15个变奏的确要用古钢琴的演奏法,展现轻、薄、干的声音,现代钢琴音色相当丰富,已经可以驾驭。」

2017年,郎朗在练习拉威尔的「左手钢琴协奏曲」时左臂发炎受伤,直到2018年夏天,他才在美国檀格坞音乐节重新复出。郎朗说他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应该要慢练的,想说就练吧,没想到练到手受伤。」这一休息就是一年半,「那段时间有时沮丧,生自己的气,觉得自己很愚蠢。」

现在郎朗已经全然恢复,还娶了美娇妻建立了家庭,「休息也不全然是件坏事。」郎朗表示,他很想念台湾乐迷,「这一隔也太久,下次去得多弹点。」(编辑:陈政伟)1090828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郎朗挑战郭德堡变奏曲 发掘巴赫纯粹之美》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波克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