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游戏出前传 揭开人与恶的距离

摘要:柯林斯在2008年创作的反乌托邦小说《饥饿游戏》,故事描绘位于北美洲的施惠国首都,为了记取战争教训,每年从各行政区抽选儿童进行残酷的竞技场游戏。

不只玛格丽特.爱特伍借由《使女的故事》续集《证词》,带读者重回极权统治的基列城,以《饥饿游戏》系列作闻名的作家苏姗.柯林斯,也在故事结束十年之后,出版《饥饿游戏》前传《鸣鸟与游蛇之歌》,把读者带到原作女主角凯妮丝.艾佛丁故事要早64年的施惠国,出乎意料之外的揭开了故事大反派科利奥兰纳斯.史诺的邪恶根源。

在出版社的访谈中,柯林斯表示,「史诺成长的时期,社会经历灾难、创伤,但当有人始终向善,为何史诺会成为反派?邪恶的养成究竟是天性,还是环境使然?」

柯林斯在2008年创作的反乌托邦小说《饥饿游戏》,故事描绘位于北美洲的施惠国首都,为了记取战争教训,每年从各行政区抽选儿童进行残酷的竞技场游戏。由于小说翻拍为好莱坞电影,加上女星珍妮佛.劳伦斯演出坚毅迷人的女主角凯妮丝,让《饥饿游戏》可说成为近10年来最热门的科幻反乌托邦小说。日前泰国学生运动就借用故事中三指并拢的致敬手势,表达争取民主、反对独裁的诉求。

故事三部曲在2010年结束,如今重启,柯林斯表示,她借由笔下虚构的故事来实验战争理论,如果找到适合发挥的角色,她就会写出来,而人性究竟是本善还是本恶的辩论,在她看来特别适合大反派史诺,「我也曾在《饥饿游戏》第一章中写到第12区过去还有一位赢家,我很高兴如今再回头写第10届的饥饿游戏,完成『露西.葛雷』这个角色。」

在前传《鸣鸟与游蛇之歌》之中,史诺还称不上邪恶,只是个迷惘的、家道中落的穷困贵族高中生,梦想未来当总统,带家族重返荣光。那时施惠国刚打完战争没多久,还在稳固经济和巩固政权的时期,「饥饿游戏」正要举办第10届,政府计划由首都高中生担任贡品的导师,参与游戏设计。对史诺而言,贡品表现攸关史诺的大学奖学金,他却遇到来自最糟的第12区、瘦弱娇小的露西.葛雷,仿佛毫无胜算,他却没想到,与露西.葛雷的相遇,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

柯林斯表示,史诺对极权的向往,正是来自他童年的遭遇,以及后来与「学舌鸟」的复杂关系导致的结果,「史诺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但他却在故事中体验了最不受控制的人类情感:恋爱。最后证实,两者相遇实在不是好的结果。」

但读者真的会想看一个大反派的成长故事吗?《鸣鸟与游蛇之歌》目前在书市评价有好有坏。《纽约时报》书评认为,每个人都知道男主角注定要变成极度邪恶的人,「我们想听这样的故事吗?超想听,拜托。」

不过也有欧美书评认为史诺并非讨喜的角色,而且故事的善恶辩证过于明显浅白,甚至有书评直指,「没了原作主角凯妮丝这个『玩火的女孩』,故事就失去火花了。」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饥饿游戏出前传 揭开人与恶的距离》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波克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