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的热情活出十六的快意──创梦大叔杨锦聪的倒金字塔人生

摘要:风潮音乐创办人杨锦聪时隔20年再出第二张专辑《陆拾拾陆》,60岁的杨锦聪不只是一个音乐传教士,他更想要做一个生命分享的传教士,分享生命的丰盛。

10月专题人物

风潮音乐创办人杨锦聪时隔20年再出第二张专辑《陆拾•拾陆》,

20年淬炼出更丰盛向内探索、向外挑战的人生,

你将在他的陆拾里,看到拾陆的美丽。

采访撰文/许椀晴

照片‧资料提供/风潮音乐

杨锦聪简介

风潮音乐的创办人暨总经理,同时是音乐创作者,也是引领台湾非流行音乐界迈向国际的重要舵手。1988年成立风潮音乐,自制及引进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荣获超过50座金曲奖,也成为史无前例唯一入围六次葛莱美奖的华人唱片公司。今年发行第二张个人创作精选《陆拾•拾陆》,收录近20年来的创作作品,也是给自己60岁的礼物。

 

采访当天约在风潮音乐杨锦聪的办公室,一进门,他拿出热腾腾刚出厂的新专辑开心地说:「妳很幸运,CD今天刚送来,一起来听我的最新专辑。」眼前这位已迈入花甲之年的风潮音乐创办人,脸上看不出「岁月痕迹」和老板的架子,只感受到他的热情活力,以及保有著赤子之心的笑容,专访就在悠扬动人的音乐中展开,听著杨锦聪娓娓道来精采丰盛的生命故事。

 

杨锦聪从小就热爱音乐,「我是农家子弟,国小时放学后都要帮忙放牛,这个工作很无聊,哥哥刚好有一把不要的塑胶笛子,我就拿来吹,无师自通就吹出高低音了,音乐因此变成我最好的朋友,伴我度过牧童时光。」他回想著自己的音乐启蒙之路。到了高中后,杨锦聪更清楚自己喜欢音乐,便加入学校的管乐社学习,高二下学期时,听到偶像音乐家卡拉扬的的录音,那时就想成为和卡拉扬一样出色的音乐家,「但我这个梦只做了一个学期就破灭了,因为指导我的学长考音乐系时竟然落榜了。」后来杨锦聪大学考取交大运输工程管理学系,但他并没有放弃音乐,而是在大学玩音乐相关社团,大三时还在日记本写下「希望一辈子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

直到1987年,台湾解严,两岸开启文化交流,唐山老板便邀杨锦聪投资,他觉得是好时机,便回家跟父母商讨,筹到了一百万,两人于是合伙成立了「音乐中国出版社」(风潮的前身),杨锦聪终于实现了从事音乐的梦想。

 

创业之初,引进大陆名家、名曲演奏系列,由于过去台湾市场没见过这种音乐,卖得非常好,但很快其他音乐大公司都推出类似音乐,杨锦聪叹口气道,「我们很快就尝到苦头,一下子就欠了五百万的债务,当时相当低潮,我还要靠吃药才能睡觉,甚至想解散公司算了。」这是杨锦聪人生第一个巨大的难关和挫折,也因此和原来公司分道扬镳,正式成立风潮音乐。杨锦聪感恩地说:「所幸我的父母和兄弟全力支持我,到处借钱帮忙把债务偿还,并一起合力经营亏损的公司。」

 

事业渐入佳境,就在风潮音乐最成功辉煌的时期,杨锦聪对自己经营者的角色感到徬徨与恐惧,「过去那段挫折还是一直影响我,我好害怕人生再面对失败,无法在生活与工作中寻求平衡,焦虑到得靠药物入眠。」面对事业和人生的瓶颈,杨锦聪试著找出口,他去进修企业管理、卡内基、领导人训练课程,想变成更好的领导人,也去学打坐寻求宗教寄托,上心灵成长、呼吸等课程,想寻求内在的平静,「但这些都和我不相应,效果有限。」杨锦聪笑著说。

 

一直到40岁那年,杨锦聪在印度遇见「苏菲旋转」,第一次看见一群人跳旋转舞,「他们那个沉醉跟放松安静的表情,我当下看了眼泪就掉下来……」深受当下氛围感动,杨锦聪跟著转了起来,但转一圈就跌坐在地上、头晕、想吐,他挫折涌上:「为什么转一圈就跌倒?可是内在我有一个更深的渴望,我想要进入那群人所经历的宁静。」于是,他就开始了苏菲旋转学习旅程。

 

从苏菲旋转中杨锦聪领悟到,旋转时像是一个人,但真正的状态又不是单独,就像一片森林,树是单独的,在往下看树根盘错在一起相互支持,「这个让我明白旋转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有一个很大的整体在支撑,我知道我不孤独,这时候转起来就不会晕不会晃了,而且就越转越自在。苏菲旋转在经历的就是一个爱的途径,感觉有一群人支持著你去经历更宽广的世界。」杨锦聪接著说,旋转时另一个重要的是「不动的轴心」,这个轴心是永远不动的,不管外在事件如何改变,轴心永远都是在一个定点,旋转就自然稳定地运行,「旋转不只是外在形式,它让人触及内心更深层的恐惧:摔倒的恐惧、未知的恐惧,在旋转当中就慢慢地松开。」但他强调:「向内探索时,并不代表所有的焦虑、不安和压力都会消失,而是透过内在探索可以重新找回自己的力量,这个过程的支持就是自己,要肯定自己、相信自己,这条路有没有人称赞并不重要,而是发现自己越走越顺、越平静安定,哪怕是全世界都没有回应的时候,还是可以走过困境,面对一切。」因著苏菲旋转,杨锦聪找回内在的平静,并在一次次旋转中感悟人生与经商的道理,也开启了倒金字塔人生的另一个向度。

而倒金字塔另一个向度,则是近几年来杨锦聪也开始挑战体能的极限,学习冲浪、拳击、芭蕾、参加三铁、马拉松等,最近他又想去学开帆船。访者问他为何会到了快60岁才开始做这些要耗费极大体力的探索运动,杨锦聪展示手机中花白老翁走伸展台的照片笑著说:「我内在有个强大渴望:我要见证风潮的一甲子风光!那时我已经88岁了。我希望到时能步履轻盈走上台迎接这个风光。要达到这个渴望,要有健康,要训练身体。」

杨锦聪认为,运动若仅为突破纪录、形塑健壮身材或得到他人赞赏,最终依然会陷入不满意的状态,所以他做的每个运动都是从内心想要经验的渴望出发,「我学帆船是向往在海上的生活;学冲浪是渴望像鱼在大海里的自由;跳芭蕾感受身体的延展性,这些运动都是在经验自己有很多的可能性。」在学习过程中清楚:这是不是自己热爱的?无关别人的评价,而是你喜不喜欢?你是否享受它?这些才是真正的核心。杨锦聪形容他在从事这些运动时是动静合一、内外兼修,除强健体魄,更厚植他内心的平静与定力,令他坦然面对一路上事业兴衰起落。

 

20年前,杨锦聪用首张个人专辑《遇见天空》,将最美好的新世纪音乐送给所有有梦的人;时隔20年,在60岁这一年,他推出第二张个人创作精选《陆拾•拾陆》,将持续向外挑战、向内探索的倒金字塔人生并分享给勇于创梦的人。「人的年纪无法改变,但生命的经验可以靠自己打造,不管在什么年纪,都一样可以创造、实现我们的梦想。」开始走内在探索后,杨锦聪发现很多事情跟年纪无关,而是跟心境有关,「我现在60岁有成熟的智慧,但我的心态却像16岁那般想要去尝试很多喜欢和向往的事情,我觉得60岁反而更能够实现年轻时的梦想。」他觉得生命不是只有一直线,还有很多面向的选择和可能性,就像他发展出向内探索的苏菲旋转的重生之路、向外探险的身体活动,生命活得越老,可以活得越丰盛。60岁的杨锦聪不只是一个音乐传教士,他更想要做一个生命分享的传教士,分享生命的丰盛。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六十的热情活出十六的快意──创梦大叔杨锦聪的倒金字塔人生》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波克娱乐官网